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会活动 > “保险与我的美好生活”征文活动

保险于我知

2022-10-14 1345 文章来源:学会征文


保险于我知

 

吉林大学

孙羽喆

 

“保险”一词之于我似乎很近,又似乎很远。中小学时,它是学校按期收取的50元,直至长大后才知道它的名字是“意外险”;大学时,它是一张写着“社会医疗保障”字样的卡片,听说它的名字叫“医疗保险”;后来,它出现在我的课程中,是一个个晦涩的专业词汇,还有一部专门针对它的法律。我曾以为,保险之于我仅此而已,直到我撰写这篇文章,回顾以往,才突然意识到保险与社会生活早已密不可分。

车辆保险是覆盖面最广的,可以说每天大街上行驶的不是车辆,而是一份份保险。以前我总不理解,为什么车辆要强制保险,如果发生车祸,就由肇事方进行理赔,还能通过民事诉讼作为最后保障,不是更为简单便捷嘛?

去年夏天,我的堂哥发生了车祸,完全颠覆了我以前简单的认知。那天清晨,堂哥的朋友开车送堂哥上班,途径一条盘山省道,道路狭窄,车正常行驶在路上,刚刚越过一个上坡,就与一辆急速逆行的面包车发生了碰撞,自家车辆被认定完全报废,车祸造成驾驶员手部骨折,堂哥轻微脑震荡。经交管部门认定,面包车负全责,但是肇事面包车的车主一时间却无法赔偿高额费用。堂哥面对着约15万的车辆报废损失以及几万块的医疗费用,如果选择自己向肇事方追责,只能提起民事诉讼,且不说案件审判还需要一定的时间,即使最终判定面包车车主赔付十几万元,面对经济紧张的肇事方,民事执行也是困难重重。幸亏堂哥的车投保了车辆全险,保险公司的介入让个人的困难迎刃而解,经由一定手续申请,保险公司先为赔偿堂哥的损失,取得代位追偿权后,再向肇事车主索赔,尽可能减小被保险人因意外造成的损失。

不过,车辆保险虽强制,却也包含着自由选择。除了车牌登记、年检等必需事项硬性要求的强制险种之外,第三者责任险、车辆损失险、盗抢险、自燃险等是否购买,就由车主进行一定的自由选择。同样地,如果那位面包车车主投保了第三者责任险,那么保险公司也能帮助他分担一部分经济压力,直接由双方保险公司对接,简化复杂的追偿程序。类似的事件每天都在上演,不止是交通事故,就像我的家乡流传的一件“趣事”,一辆车的车主认为内蒙古呼伦贝尔夏季最高温度不过35℃,一年中高温天不超过一周气,就没有投保自燃险,结果车辆停在室外停车场上发生了自燃,最终自负高额损失。现在看来,就是保险意识淡薄的体现。

保险的范围绝不仅限于车辆。18周岁那年,我的母亲带我去保险公司申领了3000元,起初我还很疑惑这笔收入的由来,后来听她讲述才知道,这是一笔从我9岁就开始购买的“理财险”,每年缴纳600元,缴至18周岁,再分别于我18周岁、22周岁、26周岁时以每年3000元的金额返还给我。听起来好像并没有很高的利息,但却是一个很稳定的理财渠道,其选择的时间节点也是非常巧妙的,一般是被保险人升学、工作、结婚的重要时间节点。

随着社会的发展,保险的普及面越来越广,尤其体现在医疗保险中,就像电影《我和我的家乡》中葛优饰演的角色,为了让其兄弟借用他的医保账户报销就医费用,闹出不少笑话,最终发现其兄弟的妻子早已投保了农村医疗保险,不用再担心“有病无钱不敢治”的问题。同样地,我的母亲由于血糖较高,投保了“慢性疾病险”,由保险公司承担购买降糖药的大部分费用,极大地缓解了“就医贵”难题。

保险之于我知,其实很浅,但我却可以说自己是在保险社会中成长起的孩子。保险就像一张大网,将社会中形形色色的人以及各式各样的物兜进其中。在这张大网的背后,是一双名为“法律”的大手托举着它,让我们的社会充满温度,又不失限度。